Skip to main content
#
Sabrina's Spiritual Counseling
site map
contact
email usour facebook page
部落格
Tuesday, October 17 2017

 

聊到家庭成員或朋友間的經驗時,話題的終結語多落在:人都是因為彼此欠債或報恩才會輪迴來當人。總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無法結論,但不知道還能說什麼了)。

 

根據他們的說法,夫妻、親子間、勞資雙方與同儕之間都是欠債還債或有恩報恩(二者之一)的關係。關係失衡,是因為欠債還債,所以凡事想開,天天難過,天天一樣在過。

 

常聽到把人與人間的相遇簡單歸諸於黑白分類欠債還債有恩報恩,但當我們對於經驗的認知有限,無法得知故事的開始(或投胎前)是誰欠誰先,欠了多少,什麼時候債才算還清,把恩報完,把這輩子都關進盡是無解的籠子裡(等著升天後,想像中有個裁判會說還欠多少債或得還多少恩,再說),人生可能因為無解而感無奈。

 

所有的問題在發生以前,早已有解答。許多的答案若跳出既有觀念的框架去觀察檢視,就能被發現。

 

有位先生發生過嚴重的癲癇,從此失去大部分生活自理的能力,記憶是跳躍式的,常不記得五分鐘前發生的事,太太得照料他絕大部份的生活起居,替他決定他生命中所有大小事物。許多人看太太的眼神,充滿敬畏與讚嘆;看先生的眼神,多是憐憫與不捨。

 

兩人在生命交集的其中一個前世,處於中古世紀的羅馬,為同屬一個戰營的裝甲騎兵。那天兩人在軍隊的演習中,騎在馬上準備練武,手上各持長槍,全身盔甲武裝。信號一起,處於東西兩端的兩個人騎馬揮著長槍奔向彼此。

 

先生當時年約三十,戰場經驗豐富,是個長得高大威武的戰士;太太是約二十歲的年輕小伙子,剛加入軍隊不久,體型瘦矮、有著先天心臟無力的毛病且生性膽小。

 

快馬奔馳到彼此眼前,太太因為不熟悉軍事技能,內心充滿恐懼與無力感,無法自制地全身顫抖著。緊張與壓力隨著靠近對方而激烈加劇,太太的心臟因無法負荷而處於痲痹邊緣。這時,先生將長槍刺向太太,太太落馬倒地不起,嗚呼哀哉。

 

先生以為同袍死於他的刺傷,犯了死罪,不可原諒。他的自責與罪惡感沒有停歇過,那個欠了太太一條命的愧疚感與記憶帶入今生。

 

前世裡,臨死前太太沒能意識到他的死亡是由於先天心臟無力和排山倒海的恐懼而導致的心臟麻痺,並非先生刺傷他而失去生命。她只記得在與先生對立的演習中,中了先生的長槍倒地死亡,所以先生欠他一條命。

 

這輩子先生在結婚之後沒多久就一直在吃抗憂鬱症的藥,數十年未曾斷藥或根治憂鬱症。夫妻倆在先生重的癲癇前的互動裡,先生常覺得自己是受太太壓迫的受害者;而太太也覺得自己是先生不成器的受害者。

 

前世中兩人各自的深層記憶裡,先生認為自己是奪取太太生命的加害者,所以這輩子婚姻關係中,他選擇在太太面前成為一個弱者來還債;太太常在先生與他人面前表現她永遠是對的,先生總是錯的,她記憶裡有被先生取走生命的受害者角色需要被平衡,這是她要債的方式。

 

這嚴重的癲癇讓先生失去自主生命的大部分能力,如此把生命主導權完全交在太太手上, 對他而言,是對上輩子殺了太太還債與贖罪的終極方式。

 

雖然兩人之間記憶中的欠債還債的戲碼,是他們今生相約同意的腳本;然而,從客觀全面向的觀察裡,兩人前世記憶中那加害者與被害者角色,並不存在呢。

 

太太照顧著先生的起居,許多人都說太太是先生的天使;先生也認為太太是自己的天使,不論太太說什麼,他慢慢學會概括承受,不頂嘴反駁。

 

有天這位先生的腳上有瘀青,問他他的腳怎麼了,他說他也不確定,大概是不小心去撞到東西或被狗(他很愛狗,只要看到狗,他必去逗著玩)撞到了。他的太太在旁邊吼著說他不記得了,他不記得任何事情的。問她他怎麼弄到瘀青的,她聳聳肩說誰曉得。

 

有次,先生說他記得那天癲癇昏厥前身體感覺非常不舒服,在他的意識完全失去以前,他聽到太太一直喊他的名字。太太武斷地打岔,說她不認為先生記得任何事。

 

當太太被問到:妳如何知道妳先生所說的這些事情都不是他自己記得的樣子?她說因為她沒有叫他的名字!她斬丁截鐵地說這是他自己編出來的(她堅持先生沒記憶,而自己絕沒記錯)。

 

先生聽了說:對啊,當我倒下去的時候妳沒有叫我的名字,妳只是在旁邊手足舞蹈,高興得不得了。

 

兩人選擇共同經驗生命的過程,無關乎對與錯、是與非。

 

人們若把不和諧的互動關係歸諸於欠債還債,就會忽略生命更大目的與靈魂智慧而侷限生命的可能性。若對個人生命的定義只依我們眼睛所見,建立於框架中的理解模式,並未試著探察靈魂與生命目的,粗糙且一昧地站在誰一定是欠了誰的簡單猜想,見不到完整的生命面貌並不是非如此不可。

 

每個靈魂都透過經驗生命不同面向的內涵在學習如何愛。所以,我們碰上事件時,問問自己:生命若只給我們珍貴神聖的禮物,那我們所經歷或與人的互動中,我們獲得的珍貴神聖禮物是什麼更能把我們與內在的神性拉得近些。

當我們選擇相信與人的相遇,是生命賜予我們珍貴神聖的禮物與靈魂間的共同約定,不管這禮物以何面貌出現,我們都無條件給予完全肯定與欣喜接受的心情,不管挑戰如何,面對與超越自己的勇氣將是無限的,這相較於有債欠債與有恩報恩更能讓人活得心安理得與自由自在,不是嗎?

Posted by: Sabrina Hsiao AT 05:55 pm   |  Permalink   |  0 Comments  |  Email
Comments:

Post comment
Name
 *
Email Address

Message
(max 750 characters)
*
* Required Fields
Note: All comments are subject to approval. Your comment will not appear until it has been approved.

Site Mailing List 
Sabrina's Spiritual Counseling
425-943-1850
 
Copyright Sabrina's Spiritual Counseling 2015-2020


iam@sabrinasspiritualcounseling.com